一位内地西藏班女教师的两次进藏之路

于 娟

来源:大发三分彩2019年08月20日11:17

蓝天,白云,雪山,飞机在山峰之间转来转去,穿过云层,一下子看到了下面的雅鲁藏布江,飞机顺着雅鲁藏布江飞,就看到前面的机场跑道了。早晨7点半从祖国的最东部,素有江南鱼米之乡之称的江苏常州出发,午饭过后,我们就飞跃3800多公里,来到了祖国的最西端,西藏的日光之城拉萨。

2018年7月13日,我又一次进藏。一下飞机,我就打开手机,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张蓝天白云的高原美景照,很快先生的留言就出现了:“你人真的在拉萨贡嘎机场吗?”我知道他的意思是我不可能这么快就到了拉萨。

很多记忆都已随时间的流逝而飘散,但18年前,我的第一次进藏之路的情形却清晰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中,那是一段永远都抹不去的回忆。2000年,我被分配到江苏常州西藏民族中学工作,成了一名内地西藏班教师。同年暑假,学校安排我和其他三位男教师一起护送初三毕业班学生统一返回西藏,复习参加中考,这是江苏常州西藏民族中学自1987年建校以来首次安排教师护送学生返藏复习,就这样我成了学校历史上第一位进藏女教师。

从常州火车站出发,历经32个小时的绿皮火车颠簸,我们才到达成都火车站,入住一晚,第二天却因为天气原因取消了成都到拉萨的所有飞机航班,又等了一天一夜,第三天我们才到达拉萨。此时,因为移动网络还没有覆盖到西藏,我手机没有信号了。我先生急着到学校问校长要人,说怎么到西藏就人间蒸发了呢,弄的校长都忧心忡忡,担心路上出现了什么危险,这也是我后来回到常州才知道的。

我们学生复习安排的地点在西藏的最高学府西藏大学,下课后就住在西藏大学的学生宿舍。西藏大学非常热情的给我配了台电视机,只能收一个西藏电视台,对于我一个听不懂藏文的汉族老师来说就是个摆设。没有电视,没有手机,再加上严重的高原反应,我只能静静的躺着,脑中数着牛羊迷迷糊糊地入睡。一天,辅导完学生下课,觉得自己口干舌燥,就约了另一位男教师到西藏大学外面买点水果,不料我们跑遍了附近的几条街,都没有见到一个水果摊,只好失望而归,记得当时那位男教师还调侃我有钱都花不出去。在西藏大学复习的一个月时间内,我每天盼望的就是回家,回到常州,能吃上可口的饭菜,能吃上新鲜的水果,能睡上整夜的觉,能看上一部有趣的电影。

一个月之后回到常州,同事们都说我是女英雄,因为大家都知道我失联的故事;朋友们都说我是藏族人,因为他们看到了我黝黑的皮肤;亲人们都说我是一个去受罪的人,因为相比内地而言,西藏当时的生活条件和生活水平实在是太艰苦、太落后了,以至于以后每每提出要进藏的时候,我的家人都会不停的唠叨,怕我再次失联,怕我连口水果都吃不上。

2018年的夏天再一次进藏,我此行的目的是带着班主任老师做几个家访,我们想走访几个最边远贫困地区的学生,真正了解这些学生生活的背景和环境,送去学校老师的关心和帮助。出发前,我们按照学生的家庭信息选了各班最贫困的家庭,但我们所有老师都觉得这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们能不能顺利地到达这些学生的家里都是个大问题,别说与他们的家长用汉语进行交流了。在拉萨短暂的休整之后,我们按照计划第一站要到西藏日喀则江孜县江嘎村。最早知道江孜,是那部叫做《红河谷》的电影,江孜县因著名的抗英保卫战而出名,距离拉萨250多公里。正当我们在犯愁怎么从拉萨到日喀则的时候,我们所住的酒店服务员不由地笑话我们,然后“得意”地告诉我们:“投资130多亿元的拉萨直达日喀则的特快已于2014年开通了,每天两班火车,2个多小时就到达日喀则啦!”坐在拉萨开往日喀则富有民族特色的“唐竺古道号”列车上,车厢内偶遇一个外国游客旅行团,他们不停的用摄像机、相机、手机拍着沿途的美景,用欢快的肢体语言互相传递着惊叹和惊喜,随团的藏族导游用流利的英文与他们交流着,这情这景,让我们油然而生出一种民族自豪感!

从日喀则火车站下车,我们坐上了开往江孜县城的大巴车,一路都是平整的柏油路,再加上沿途的美景,不知不觉行程3个小时我们就达到了江孜县城。平均海拔4000多米的江孜简直就是一个鲜花之城,完全不是我们想象中的荒芜、寒冷、风沙的样子。那简直就是一个生机勃勃、油菜花盛开、青稞待收的美丽江南呀!

正在我们纠结怎么从江孜县城到江嘎村去的时候,出乎意料的是好几个摩的司机走上前来愿意稍我们一程,就这样我们又坐上了高原的新式交通工具-摩托车,坐在后座上,看到壮阔的江孜宗山城堡与大气的白居寺依偎在庞大山体的怀抱中,是那样的安详与平和,这座英雄的城市如今在祖国大家庭中静静的散发出它的芬芳。一个小时的路程,我们顺利的来到了最终的目的地--江嘎村。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排排风格一样、装修一新的漂亮藏式建筑,难道这就是我们贫困学生的家?正在我们纳闷的时候,我们的家访学生和她的父母亲出现了,果真,这就是他们的新家,我们一个老师还打趣道:这房子比我家的还新,还漂亮呀!学生的父亲自豪的告诉我们:这是政府去年出资新建的,每家只要出很少一部分钱,像他们这种家庭特别贫困的,可以到银行贷款,这可是他们几代人想都没敢想的事呀!

如今他家里的三个孩子,一个在西藏上大学、一个在内地常州读初中、还有一个在江孜县城读小学,所有的读书费用都由政府承包。让他们更放心的是即使孩子远在千里之外的常州,每天都可以通上电话,每周还进行视频聊天,两个妹妹和家里所需,都是读大学的女儿网购的。他们夫妻俩就干干农活,闲时出去打打零工,日子过得很满足。学生家长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与希冀,我们也备受感染和自豪,分享着他们的快乐与幸福。家访结束时,家中70多岁的老奶奶还拿出手机与我们合影留念。

时隔18年之后再次进藏,我发现如今的西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的社会局势是如此的稳定,交通是如此的便捷,人民是如此的幸福!西藏俨然已成为世界旅游的窗口,西藏社会变革程度之深,跨度之大,让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为之惊讶!西藏的华丽转身,正是与祖国共同进步、共同奋进的巨大成果和真实写照。

(全国民族中学教育协会推荐)    

(责编:宋美琪、白 翔)